ielyi火熱連載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玉池真人-第600章 勞動最光榮2相伴-7020k

超級生物兵工廠
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
“这……这不太好吧!”
佟湘玉似乎是有些迟疑。
“掌柜的你放心,应该赔多少我们东厂一定会照付的!”
杨宇轩看着林寒几人离开,便忍不住的轻哼了一声。
此刻听到杨宇轩的话,佟湘玉则是脸色一喜,面带微笑的开口道:“那好,那就先谢谢杨大人了!要我说,还是你们东厂做事厚道!”
夸赞了几句,看到杨宇轩平日里冷峻的脸上也露出几分笑容,佟湘玉才朝着柜台里的秀才开口道:“秀才,来给杨大人算一算!”
“好嘞!”
秀才一把抓起算盘,噼里啪啦的算了起来。
“桌子共七张,全都是上好梨木打造,每张20两银子,共一百四十两!椅子……楼梯……地板……门窗……”
“共六百九十八两!”
到了最后,吕秀才把手中的算盘往前一推,抬起头来。
而杨宇轩的脸色则是从刚开始的志得意满,变成了现在的青筋直跳。
“这……怎么会这么多?”
杨宇轩几乎是咬着牙开口的。
佟湘玉则是笑眯眯的开口道:“杨大人,咱们都是自己人,这些价格,可都是按照折半给你算的,这样吧,看在咱们是熟人,就给你算成六八八,也祝你们东厂能够发大财!”
“……”
杨宇轩满脸黑线,他忽然明白,为什么刚才林寒几人要偷偷溜走了。
当杨宇轩铁青着脸回到天和医馆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行动鬼鬼祟祟的朱一品。
此刻的杨宇轩,原本的好心情都已经被那佟湘玉的那六八八给糟蹋光了,最为让杨宇轩感到憋屈的是,在佟湘玉的大义感召之下,他还被迫和林寒、老白以及柳若馨等人清理了同福客栈内的一堆垃圾。
当然了,在佟湘玉的眼里,这可是所谓的“劳动最光荣”。
看到朱一品猥琐的举动,杨宇轩就忍不住的来气。
“你在干嘛?怀里藏的是什么?”
杨宇轩目光如电,瞪着朱一品。
“啊哈哈……”
朱一品也被杨宇轩给吓了一跳,整个人也明显的哆嗦了一下,随后才满脸尴尬的笑道: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难道是被那些人给打败了?”
今天同福客栈发生的事情,朱一品自然是知道的,只不过他的小身板,也不敢接近观察,只能在家里等着。
只不过也就在林寒的等人交手的时候,陈幕阐却意外的回到了天和医馆,并且不由分说的就把兰亭字帖交给了朱一品,让他转交给林寒。
此刻朱一品的怀里,正抱着兰亭字帖,而看到杨宇轩的神色,朱一品的心里就忍不住的一个咯噔。
下意识的,朱一品就开口道:“这……这些都是我的一些旧衣服,我刚准备扔!”
如果换做平时,杨宇轩多半不会去管这些事情,只不过原本他心里就极为不爽,在加上朱一品现在的形迹可疑,故而此刻的杨宇轩没有任何犹豫的,就抽出断刀,冷冷开口道:“交出来!”
“哎呀,你别吓我啊,就是一些破衣服!”
面对着杨宇轩的威胁,朱一品极力掩盖着。
而杨宇轩的剑,则是毫不犹豫的逼近,直指朱一品的喉咙。
到了此刻,朱一品也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,只能无奈的取出怀中的兰亭字帖,开口道:“我……我刚去上茅房,然后就发现了这个……”
杨宇轩面色一冷,一把夺过兰亭字帖,只不过手中的断刀却依旧是架在朱一品的脖子上,目光清冷的开口道:“你以为我是傻子吗?我有那么好骗?”
朱一品无语。
而随后,在杨宇轩的胁迫下,朱一品也只能无奈的回到房间里。
为了不让朱一品趁机逃脱或者做什么小动作,杨宇轩这一次可是把朱一品捆了个结结实实,任凭朱一品如何挣扎求饶,都无动于衷。
随后,杨宇轩才打开卷轴,确认这就是当初他们要寻找的兰亭字帖。
只不过到了此刻,杨宇轩却犯难了。
按照和柳若馨与林寒的约定,如果他这边有任何的消息,是要和对方共享的。
可是现在,如果他杨宇轩独吞了这个功劳,却也没有任何人知道,毕竟他刚才可是帮着林寒和柳若馨在客栈里击退了其他人,正是对方最为信任自己的时候。
一时间,杨宇轩目光低垂,神色连连变幻。
而看到杨宇轩的神色,旁边被捆绑了起来的朱一品,也开口低声提醒道:“喂,杨宇轩你别忘了你和小寒可是有约定的!”
这句话,非但没有让杨宇轩听进去,反而是让杨宇轩眼中多了几分的怒意。
“刚才陈幕阐来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通知我们?”
杨宇轩瞪着朱一品,冷漠的开口说道。
朱一品则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无奈的开口道:“大哥,你们在打架,我跑过去岂不是找死吗?”
杨宇轩一怔,随后却再次冷声道:“哼,如果不是我刚好撞见,恐怕你只会偷偷的把这些东西交给林寒吧!”
“那当然了!”
朱一品有些畏缩的看了眼杨宇轩,不过微微停顿之后,他却鼓足了勇气开口道:“相比小寒和柳姑娘,我才没办法相信你!你可是有好几次都要杀我……”
“你……”
杨宇轩神色一怒,不过却微微的怔了怔。
咬了咬牙,他就忽然起身,抓着兰亭字帖就要往外走去,显然是准备回东厂交上这个宝贝。
而在他身后,朱一品看到对方如此,也忍不住的急了:“杨宇轩,你要是这一次背叛了我们,以后你就别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任何的情报,也别想我朱一品会配合你!”
简单的一句话,让杨宇轩脚步微微停顿,却忽然扭头走了回来!
这也让朱一品略感惊讶,忍不住的开口笑道:“这就对了嘛!咱们结盟结的多好,你要是当个叛徒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只不过让朱一品没想到的是,杨宇轩却从旁边捡起一块烂布,就塞到了朱一品的口中。
这整个过程里,也让朱一品万分的受罪,只不过此刻口舌被堵,他也只能无奈的发出一阵阵的呜呜声。
做完这一切,杨宇轩才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剩下的朱一品,则是无语的在房间里苦苦挣扎着。
朱一品的这些怪叫声,也终于是引来了陈安安,当朱一品被松绑了之后,就对旁边的陈安安不管不顾,一个箭步,就冲出了天和医馆,直直的朝着对门的同福客栈狂奔。
只不过才刚刚跑到同福客栈里,朱一品就愣了下来。
此刻的客栈里,依旧是冷冷清清的,只不过林寒和柳若馨两人却坐在一章桌子前面,拿着一副字帖字欣赏着。
“你说就这么个玩意,皇上怎么会如此的看重?”
柳若馨忍不住的咋舌,要知道皇帝这一次可是直接让着几个部门出力寻找,要不然如展红绫和归海一刀等人也就不会来了。
此刻听到柳若馨的话,林寒便开口笑道:“怎么不会乱世黄金,盛世古董,这兰亭集序可是书法界的瑰宝,刚才吕秀才看到时的那一副疯癫模样你又不是不知道!”
柳若馨摇了摇头。
刚才他们得到这兰亭字帖后,吕秀才就差点的疯了,非但要跟林寒单挑,甚至还准备强行夺走……当然了,结果就是被老白直接点住放在后院挂衣服去了。
而在两人的旁边,杨宇轩则依旧是那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,只不过目光却看着门外出神。
看到是朱一品出现在门口,杨宇轩似乎是冷哼了一声,就扭过头去,不在多说。
而另一边的林寒和柳若馨,也都看到了朱一品。
“朱哥,你在那愣着干嘛呢?进来啊!”
林寒看着门口的朱一品,招手让他进来。
而朱一品则是有些懵逼,就看其看着杨宇轩开口怪叫道:“你送过来就送过来,干嘛要吓唬我?”
柳若馨一愣,有些奇怪道:“这不是你交给他的吗?”
朱一品满脸黑线,随后才把杨宇轩捆绑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,末了还不忘吐槽道:“你们不知道啊,这家伙往我口中塞得可是一块破抹布,你们知道吗,我现在味觉还没有回复过来!”
“……”
林寒和柳若馨相视一眼,却都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音。
看着来到了近前的朱一品,林寒忍不住的拍了拍朱一品的肩膀,开口笑道:“朱哥你受罪了!”
说完,林寒直接伸手把卷轴合上,重新交给柳若馨和杨宇轩,开口笑道:“这是你们东厂和西厂应得的!”
杨宇轩却摇头说道:“如果不是你们三个,我们东厂现在已经被赶走了!”
林寒点了点头,开口笑着继续说道:“这是咱们第一次合作,只要各位记住咱们的约定,以后你们就一定能够完成任务!”
而这个时候,柳若馨也略带兴奋的开口喊道:“太好了,这个交上去,肯定能够领一大笔赏钱,到时候我就可以买新衣服了!”
“……”
一提到钱,旁边的杨宇轩就有些受不住了……
看了眼周围新买来的桌椅板凳,杨宇轩的心就隐隐发疼。
“小寒,你大嘴哥要做饭,你去给他帮帮忙去买肉买菜了,今天咱们好好的吃一顿!”
也就是在杨宇轩心疼的时候,佟湘玉的及时出现,又在杨宇轩的伤口上洒了一把盐。
而此刻佟湘玉看到朱一品也在,就开口笑道:“一品也在啊,快回去叫一下安安,今天晚上咱们好好的庆祝一下!”
“哈哈,那感情好!”
朱一品连忙点头,不过等到佟湘玉离开后,他才有些疑惑的扭头看着杨宇轩和柳若馨,开口问道:“掌柜的这是发财了吗?怎么这么高兴?”
“噗嗤!”
柳若馨没能憋住,直接忍不住的捧腹大笑了起来。
而旁边的杨宇轩,则是满脸黑线的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朱一品,低声吼道:“你给我闭嘴!在问一句我就……”
“……”
朱一品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杨宇轩,看到杨宇轩如此神态,朱一品也知道其多半是被佟湘玉坑了,故而急忙跑开,回去叫陈安安去了。
接着,等到林寒买菜回来之后,佟湘玉也果然是让李大嘴做了满满一桌的菜,而杨宇轩,则是一改平日里的模样,大有要把自己的六八八两银子吃回来的感觉。
然后,也是在吃完饭之后,柳若馨和杨宇轩就带着兰亭字帖离开了客栈,准备将其交回东厂西厂。
而此时,除了离开了的柳若馨和杨宇轩以外,神侯府的无情也同样还在客栈之中。
只不过关于字帖的事情,林寒等人却都是缄默不言,对方自然也根本就无法得知。
退一步来说,就算是无情知道,也完全拿林寒等人没有办法。
现在展红绫、聂紫衣和归海一刀都已经离开,就算她知道林寒手中有兰亭字帖,也完全没有那个实力去抢夺。
也正是因此,当无情看到柳若馨和杨宇轩先后离开的时候,她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深深的看了眼林寒,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而柳若馨则是带着半部字帖,迅速的回到了西厂总部。
此刻的柳若馨,正恭敬的看着眼前的头发半百的老者,而老者则是展开那半部兰亭字帖,一边欣赏,一边啧啧称赞。
“若馨,这一次的事情,你当居首功11!现在咱们有了兰亭字帖,只要献给皇上,到时候关于同舟会的事情就没有人敢于从中作梗了,咱们也能够一查到底了!”
老者满脸喜意,眼神也亮了起来,看着柳若馨。
“义父,这字帖的下半部被杨宇轩拿走了,现在六扇门、护龙山庄和锦衣卫才刚刚从客栈那里撤离,神侯府的无情虽然还在那里,但是却并没有办法翻起什么大的浪花来,如今之计,还是早点献给皇上最为稳妥!”
柳若馨低声开口。
此刻在柳若馨面前的这个半百老者,正是西厂的厂公,汪直。
而其在听到柳若馨的话之后,汪直的脸上就浮出了几分笑容,看向柳若馨的眼神,也似乎多了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。
这也让柳若馨微微感到有些脸颊滚烫,因为她现在说的这些话,都是林寒跟她说的。
当时得知陈幕阐把字帖重新带回来的时候,林寒就已经猜出了陈幕阐的用意。
这一次他们在客栈里虽然击败了归海一刀和展红绫等人,但是却也同样等于是惹到了好几个庞大的部门。
林寒的实力就算是在怎么强,也不可能面对如护龙山转或者六扇门这样的庞然大物。
也正是因此,陈幕阐这么做,所为的就是让林寒把字帖献给皇上,来换取皇帝的信任,只要得到了皇帝的赏识,不管是任何一方的势力到时候都不敢轻举妄动。{彡7g此刻柳若馨所说的,就是当时林寒所分析的。
c_此刻汪直虽然没有说话,可是脸」的笑容却多了几分的玩味,看了几眼柳若馨,他才忽然开口道:“若馨,你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吧!”
柳若馨一愣,不知道为何提起这个,只不过一听到出嫁两个字,柳若馨却忽然响起了林寒的脸。
脸色一红,柳若馨就低声道:“义父,女儿现在还不想出嫁,义父干嘛提这些?”
汪直看着柳若馨却哈哈笑道:“林寒那个小子可是个好苗子,我可是听说了,锦衣卫的四大指挥使白虎回去之后力荐,并且极力保证林寒绝对能够成为如锦衣卫青龙一样的人物!”
“白虎?”
柳若馨有些疑惑,随后才看向汪直疑惑的开口问道:“白虎大人当时被林寒打败了,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够力荐林寒……”
汪直则是若有所指的开口道:“白虎被打败?呵呵,你还是没看透啊,白虎那家伙是个好汉,还有那个青龙也是条汉子,可惜生在锦衣卫这样的部门里面,也是一种悲哀啊!”
柳若馨有些不解的看着汪直,西厂和锦衣卫的关系可并不好,要知道西厂在建立之初,本来就是为了监视锦衣卫的,甚至在某一段时间里,锦衣卫已经完全沦为西厂的附庸。
只不过现在的皇帝喜欢平衡之术,故而各个部门,也都是被再一次的分开。不过在西厂和锦衣卫分开之后,却并没有维持原本的关系,反而是因为职责之中有所重叠,故而多次发生冲突。
看着汪直提起锦衣卫,柳若馨也没办法插上话,而等到汪直说完,柳若馨才疑惑的问道:“义父,那您的意思是让我提前把小寒招揽进咱们西厂吗?”
听到柳若馨称呼林寒为小寒,汪直脸上的笑意也更加的明显,摇了摇头汪直才开口道:“为什么要招揽?他要是想进,又有谁能够拦得住?你们两个现在这样的关系就很好,你要继续保持,如果可能的话,最好……”
到了这个时候,柳若馨算是彻底的听明白了。
脸上一红,柳若馨就看着汪直开口道:“义父,您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来?
“自古英雄出少年,如今的皇帝年纪也不算大,在加上性格跳脱,自然是喜欢少年英雄了!这787一次的功劳,不光是你的,也有林寒的!”
接着,汪直再次看了柳若馨一眼,然后才开口道:“我相信只要咱们西厂这么做,那东厂就不得不把林寒的名字也写上去,否则的话,他怎么解释这些东西的来处?到时候若是敢有半句假话,嘿嘿……”
说到这里的时候,汪直冷笑了两声,继续开口道:“曹正淳这老东西最怕的就是失去皇帝的信任,一旦让皇帝知道他犯了欺君之罪,到时候他们东厂可就离关门不远了!”
柳若馨默然。